冽水

fc2搬過來的,發文會第一個在那發,這裡可能放置。
文坑、攝影廢一枚。
寫文力不足,大學生,創作瓶頸中。
目前 あんスタ 沼
團推:knights

Fc2:http://a22368981.blog.fc2.com/

水中瓶

※おそカラ(?)。

水緩緩地搖動,帶著一介小小的玻璃瓶,乘著風走上了旅途。



「松野君,我喜歡你。」

不知道是至今的第幾次,被人拉來在這樣的小角落裡,就只是為了一句得不到回應的話。

「不好意思,沒興趣。」

沒有等她回應,他就離開了。

女人的眼淚可是讓他害怕的。

「おそ松,不是說過不要這樣拒絕別人嗎?」低沉的聲音從耳後傳來,帶著一絲不同意。

「難道你捨得我被別人搶去啊。」

おそ松轉過身,看向他的兄弟,同時也是戀人的カラ松,並親吻他的臉頰。

『我將心賜予你,直到世界終結。』



“與社會脫節的我們,憑什麼來訴說這不可能的情感。”

「媽媽我啊,希望你們能夠去好好地找工作,然後結婚生子,能夠當個社會人士,這是我唯一的願望了。」

松代的臉上,帶著歲月的痕跡,沉重的話語讓他們的戀情像是櫻花一樣的盛開又凋謝。

他知道身為長男不去以身作則的話,大概連弟弟們都會不知所云吧。

「我們就這樣了吧。」

カラ松聽了沒有說話,像是默認了一樣的低下了頭,表情おそ松他沒有看清。

等他抬起頭來,臉上已經是平常的笑容了。

就像是沒發生過事情一樣,カラ松他仍然是一樣的痛、一樣的溫柔,唯一不同的是,兩人不再親密。

但他知道心中缺的一角是補不回來的。



「おそ松兄さん。」

原本想踏出門的腳步,因為這聲音停了下來,他轉過頭才發現是自己的弟弟們。

「不用再擔心我們和媽媽了,我們也是會長大的,幸福是靠自己取得的,不是嗎?」

おそ松他愣了一下便笑了出來。

「啊~沒錯。」說完,おそ松奔出家門,他知道他要追尋的是什麼了。

不是別人要求的,也不是長男需要負起的責任,而是隨著自己的心。

隨著身旁景色不斷的變換,熟悉的身影就在他的眼前,趁カラ松還沒反應過來,就拉住了他的手跑了起來。

等カラ松反應過來,耳邊不再是人們的談話聲,而是浪花拍打海岸的聲音,眼前也不再是小橋,而是一片汪洋大海。

兩人握住的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鬆開了。

沒等カラ松說話,おそ松就脫下鞋、捲起褲管跑入淺海中開始玩起水來。

陽光照在他身上,衣服上耀眼的紅變得像是火一樣炙熱,讓カラ松想起初中時,站在天台上的他的背影,充滿著熱情,但同時也有寂寞。

明明會害怕,卻不自覺得被他給吸引,最終也是敵不過愛一字吧。

「等等我啊!」カラ松對著玩得入迷的他喊道,隨即脫下鞋跑入冰涼的淺海。

隨著時間的流逝,兩人仰躺在沙灘上,沙灘的溫度像在燃燒,海水的冰涼滲入腳底,夕陽的餘暉灑在身上,讓人感到一絲絲的睡意。

「……我喜歡你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「我愛你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「……」

おそ松握住カラ松的手,像是要確定他的存在一樣,越發越用力。

「我們不會再分開了,對吧。」

「……恩。」



藍衣青年撿起漂流上岸的玻璃瓶,瓶內的紙泡的發軟,上面寫著一段話,

“將那顆炙熱的心賦予你。”

他的嘴角輕輕地上揚起來。

「什麼東西讓你這麼開心?」突如其來的一個擁抱,他並沒有驚訝。

「秘密。」

看著穿著紅衣的青年一副沒趣的樣子,再看著那張紙上的署名,他又笑了。


後記:

就是來亂的

瓶子漂回主人或關係者手中是不可能的!

瓶子漂回主人或關係者手中是不可能的!

瓶子漂回主人或關係者手中是不可能的!(很重要所以三次,除非奇蹟)

對不起我錯了,又是一個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概念。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