冽水

fc2搬過來的,發文會第一個在那發,這裡可能放置。
文坑、攝影廢一枚。
寫文力不足,大學生,創作瓶頸中。
目前 あんスタ 沼
團推:knights

Fc2:http://a22368981.blog.fc2.com/

逆行

一→カラ,但其實太清水,完全看不出什麼所以然,不給主角們名字的我好過分。(X


“就算背道而馳也絕不停下腳步。”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就已經忘了人與人交流的方式。

「大家,我要演主角了!」他用著那雙大大的雙眼看著所有的人,眼裡的興奮都快溢出來了。

但回答他的只是一片寂靜。

「那......記得來看哦!」他放下手裡的邀請函就匆匆離開。

表演的當天我坐在最角落默默地看著。

站在舞台上的他非常的閃亮,就跟真正的王子一樣。

「明天、明天、又明天,光陰荏苒,日復一日緩緩潛行,直到最終的滴答聲響;逝去的昨天照耀愚人,領其步上歸塵的死途。」 ※註

他那誇張的演技,還有詮釋的感覺,在拉下布幕前都讓我無法移開雙眼。

下了台的他,依舊是閃閃發亮的被眾人包圍著。

我只是站得遠遠的看著,想說的話也說不出口,只能轉身離去。

“在人群中遺失自我,尋也尋不回,只剩那空虛的軀殼還傻傻呆站著。”

我以為他會一直站在舞台上為他人表演,成為眾人的焦點。

直到那天為止,我都還天真以為是如此。

那日的夜晚,我依舊是被尿意給吵醒的,正當我踏出廁所的時候,聽到了微小的抽泣聲。

悄悄的走向聲音的來源處,才發現不是什麼妖魔鬼怪,是他。

不是平常的笑容,也不是平常的生理淚水,他只是哭喪著臉照著鏡子不斷的重複著同一句話。

「對不起。」

看著那樣的他讓我異常的煩躁,腦袋熱的就連自己走上前都不知道。

再次回過神來,是唇上柔軟的觸感以及淚水的鹹味。

一瞬間,紅暈佔據他的臉龐,他什麼話都說不出口,只能支支吾吾的擠出狀聲詞。

最後他顧不上什麼,推了我一下就跑走了。

被推的跌坐在地上,沒有站起身,只是盯著他離開的方向許久。

回到房裡已經是快要清晨的時候,旁邊閉著眼的他依舊睡直挺挺的,眉頭卻深鎖。

想起了他還沒唱過的安眠曲,正想開口,但對歌聲沒有自信的我選擇閉上了嘴,只摸了摸他的頭。

他動了一下鬆了眉頭就不在動彈,但我知道他是醒著的。

喜歡。

這句話在心裡默念著,他不知道沒有關係,我只是想永遠的把它藏在心裡,隨著那個破爛的人生。

“最後該還的還是要還,該走的還是得走,逆行什麼的都像是空想,
即使只有那一瞬間,也是值得的。”

在家休閒的日子,最終被チョロ松強行擊碎。

突如其來,沒有任何防備,家已經變得亂七八糟,不管是おそ松還是其他人,連結開始支離破碎,然後一個一個的離開曾經的家。

輪到他了。

他沒有說什麼,對於那個我曾經對他做過的事,只是帶著溫柔的笑容,背對著我們走了。

他的背挺立著,走的每一步都是肯定,沒有轉過頭。

家裡的人越來越少,只剩下我跟おそ松。

沒有平常的打鬧,也沒有歡樂,是安靜無聲的,最後受不了這樣的氛圍,我離開了。

離開前,腦海裡想起的是他的笑臉,還有那句沒有說出來的我愛你。

※註:莎士比亞 《馬克白》 翻譯取自天地無用




深受期末考的摧殘,腦子結凍的回家了。
結局是自我責任(X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