冽水

fc2搬過來的,發文會第一個在那發,這裡可能放置。
文坑、攝影廢一枚。
寫文力不足,大學生,創作瓶頸中。
目前 あんスタ 沼
團推:knights

Fc2:http://a22368981.blog.fc2.com/

地平線

主要おそ→カラ,食用前注意

表達不太好,不校閱注意。


“落日時分的那刻,是我們的終點也是開始。“



「如果在大海的另一端,那會看到什麼不一樣的景色呢?」面對著湛藍的大海,那抹藍色的身影背對著我說。


「大概也是一片湛藍吧。」我隨興的回了個答案,老實說我覺得這問題一點也不重要,不過我也真的不知道就是了。


他轉過身只是用深藍色的眼眸看著我,沒有任何的表情、情緒。


突然地,低沉又宏亮的笑聲從他的嘴裡蹦了出來。


「果然是兄さん的風格呢。」



我的弟弟松野カラ松,是個笨蛋,溫柔到無可救藥的笨蛋。


他就像海一樣天真又純淨,但相反的我卻溺死在那深海中。


不管是哭泣也好,生氣也好,或者高興也好,只要是屬於他的一切,我全都接受。


但唯一無法原諒的,卻也是對方。


討厭他對所有人的溫柔,討厭他與所有人的互動。


“只要有我就好了。”這種任性的話也說不出口,到最後只剩日復一日自我厭惡。



「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是什麼?」一如往常的傾聽,意料之外的問題從カラ松嘴裡說出,在我耳裡卻顯得諷刺。


「大概是見到他會心跳加速,會為他赴湯蹈火。」說完,他低下了頭一言不語。


正當我以為時間已過了一世紀之久,他才開了口。


「......兄さん,那你會支持我嗎?不管發生什麼事。」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,他的下唇也快要被他咬破。


「恩,不管弟弟做什麼,哥哥都會支持的。」用著平常的語氣、笑容,說著違心論。


“才怪,保持原狀不是很好嗎?改變什麼的根本不需要。”


「嗯!」他臉上的笑意像是被陽光放大了好幾倍,扎的眼睛都痛了起來。


而後隨著腳步聲響,他的背影也漸漸模糊,像是寶石那樣的點點閃耀,卻又遙不可及。


「啊~想當初還是個跟在我後頭的小毛孩,現在再也......」隨風而去的話語,誰知道其中又藏有多少的感情。



又是一個只有我與他的日子,他依舊照著鏡子,說著讓人無語的話。


而我無視於此,看著手裡的漫畫,不知不覺的被他那低沉好聽的聲音帶入了夢鄉。


再次睜開眼時,見到的不是熟悉的一切,而是那個早已不存在於心中的過去。


「おそ松兄さん,快來啊!」


前方的男孩對著我不斷的揮動他那肥短的小手,看起來非常的興奮。


我才正想踏出腳步,男孩就成了少年,少年沒有男孩的快樂、天真,只有不悅以及滿身的傷口。


「おそ松,再見。」他開了口,一樣低沉的聲音卻也不同於現在,還帶點少年的青澀,以及誓死的決心。


“汪洋大海與高崖,以及他的墜落。”


就這樣一片的黑暗,突然的舞台上的聚光燈就這麼打在對方的身上,他就這麼成為了演繹者。


カラ松不斷替換的面具,以及破裂的心被棄置於一旁。


......而他的目光再也沒有轉向我。


「啊~是啊。我把“他“給丟棄了嘛。」


我自嘲的笑了笑,眼前的夢是如此的真實,就連大海前的地平線也如此的清晰。


夢境的他就站在我的身前,轉過身對著我笑了起來。


那瞬間我知道了,他的心早已去了遙遠的地方,沒有回來,隨著他最後的真實。


“終點抑或者起點都已經不重要了,大海就由我越過,就算觸碰不到你也罷,只要能看見你就是幸福。”


後記:

只會寫短文,長篇的就很容易走偏。

搬舊文的節奏,然後真的不會寫第一人稱的文章。

评论(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