冽水

fc2搬過來的,發文會第一個在那發,這裡可能放置。
文坑、攝影廢一枚。
寫文力不足,大學生,創作瓶頸中。
目前 あんスタ 沼
團推:knights

Fc2:http://a22368981.blog.fc2.com/

逆返心理

中學階段~成人捏他,色松(一→カラ)注意,名字日文注意。

OOC大概。

「沒有你這個哥哥的話,我可以過得很好!所以不需要你啊!」 

那個夏日,你把他的手給甩開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那天他的表情是怎麼樣來著,你不太記得了,唯
一記得的只有你們再也回不來的青春時光。

“いかないで。” 

「一松......カラ松他......」 

在某月某日的某天,一松接到了チョロ松打來的電話,語氣不如往常,只有慌張、顫抖,更多的是無助。

當他跑到醫院的時候,只看到了被蓋上白布的他。

沒有別人想像中的哭泣,也沒有別人想中像的憤怒,開了開口想說些什麼,卻什麼也說不出口。 

最後脫口而出的只剩違背內心的話。

「喵~」

小巷子裡,一松和往常一樣將手上準備好的貓罐頭放在地上。

或許是無聊了,一松突然有些想跟它們說說話,不過也就只有笨蛋會這樣想吧,跟貓說話什麼的。 

餵完貓回到家裡,剛想拉開家中的大門才想到家裡還有那個人在,那個他最不想去面對的人。

唰──

「一......一松,你回來啦。」カラ松拉開了大門,看到站在門口的一松嚇了一跳。 

「怎麼不進去呢?」一松沒有回話,只是走了進去,連看他一眼的意思都沒有。

啊,又來了。

到底是怎麼了呢?一松這麼問自己。

什麼時候不再叫カラ松為哥哥,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會講與自己內心相反的話呢? 

大概是神的惡作劇,對他不坦承的心做的處罰。

「一松!」

カラ松穿著沒扣好扣子的制服跑到一松的面前,遠看還真有種不良少年的感覺。 

「我們一起回去吧。」カラ松拉起一松的手,轉過頭對他露出了閃耀的笑容。 

頂著夕陽的紅艷,兩人牽手的樣子,在旁人眼中就像是親密的兄弟一般,但對一松來說卻意義不凡。 

寬大的肩膀、有力的雙手、溫熱的手掌還有那五官立體的臉龐, 不管什麼時候在他的眼中都是閃耀的,不單單只是他的二哥,也是他最喜歡的人。

──カラ松。

喜歡他演戲的樣子,想看他在舞台上發光發熱,就算只是一個小角色也好,想注視著他的一切。

喜歡的心情就在不知不覺中萌發了。

「你們不覺得一松跟他的哥哥怪怪的嗎?

每天牽手一起回家什麼的,像是情侶會做的事,會不會是......」 

「好噁心喔。」一松像觸電了般,想拉開門的手停了下來,連打開的勇氣都沒有,就只是呆站在那兒。 

害怕他們的表情,害怕他們的言語,最後他選擇逃避。

“裝作什麼都沒有聽見,連內心也一併丟棄,這樣就好了吧?” 一松自私的這樣想著。

「一松回家吧。」 如同往常一樣的牽著手回去,一松的腳步卻慢慢的停了下來,像是灌了無數的鉛。 

「怎麼了?」查覺到他的不對勁,カラ松轉過身,依舊是那個溫柔的笑容,但現在看起來卻很礙眼。

「如果沒有你的話......」

「?」 

「沒有你這個哥哥的話,我可以過得很好!所以不需要你啊!」

一松說完就甩開他的手跑走了,連頭也不敢回。

「一......一松!」

“不要再對我笑了,我怕我沒辦法再演下去。”

「啊,一松兄さん。」還沒看清眼前的事物,十四松的聲音就傳了過來。 

一松緩緩起身,周圍只有一片白,而他就是那樣的蒼白無力,不管是カラ松死去的事也好,還是做為人渣的自己也好,都沒辦法處理好。

右臉頰感覺還是火熱的,腦子也糊成一團。

「トド松打兄さん的事很抱歉,但兄さん也有不對的地方,我希望你去道歉,對“他”。」 看著十四松認真的臉,他連反駁的話都吐不出來,也許十四松是知道了什麼吧。

站在“他”的面前,神經像是被抽離了一樣,表情什麼的也都不知道要怎麼擺。 

內心有無數的話想說,但最後他只說出了一句話。

「對不起。」那包含了很多他自己也不懂的情緒,神的處罰大概也在那瞬間消逝了。

「ずっと好きだよ。だから、いかないで!」

“如果就這樣沉入深海中,是否能再與你相遇呢?”

後記:

朋友推薦,所以就來這裡了。

第一次用,然後是從其他網頁搬過來的,之後還會在搬一些過來。

评论

热度(22)